欢迎访问短视频之家网站,直播行业领先垂直媒体!

MCN|MCN机构纷纷海外寻觅网红,为了哪般???

短视频之家           2020-07-11 17:22

       近日,小编了解到新加坡的“祖安卖鱼哥”王雷,迅速火爆国内外众多社交网络和短视频平台;以其“霸道”的卖鱼风格、万物皆“放生”的搞笑桥段,在观众的调侃、戏弄下,在直播中各种回击加吐槽,无意中产生了很多搞笑片段。他本人独具闽南方言特色的卖鱼视频,被大量地剪辑和二次创作。

       随着“祖安卖鱼”迅速走红,也让国内的一些MCN机构陷入了“外国和尚会念经”的迷信中来,甚至不少经纪公司和MCN都纷纷出海,寻觅、引进国外的成熟网红,试图继续抢占市场流量。

       那么,当顶级财经大咖吴晓波都陷入“带货翻车”的舆论,当各路明星艺人的直播带货数据被无情曝光,签下国外网红真的能帮助网红经济公司和MCN,再次扳回一局吗?

国内直播的诱人“红利”

“其实国外的网红,有不少也很希望在中国发展。”

聊及与海外网红沟通的难度,张敏君侃侃而谈。她告诉懂懂笔记,许多海外网红一听是国内MCN机构洽谈合作都相当欢迎,有的甚至将机构的工作人员奉为座上宾。

原因很简单,国内互联网流量规模之大实在是诱人。以新加坡的网红为例,行业头部的网红在当地做直播,每次通常也只就是五万左右的观众量,“五万观众是啥概念,相当我们最普通的网红(新人)一场直播的观众。”

但是在当地,每场直播平均能有五万观众捧场的主播,基本上可以算是头部网红了。海外主播一场直播,如果能带货五百单,简直就算是“带货王”了。

“但在国内,不算头部的主播,一场直播也能卖好几百单货。那些有名气的大V一场下来几千万上亿元不也很正常?”张敏君表示,与其说海外网红看中的是国内的网民流量规模,不如说是看我们的人口红利以及市场商机。

因此,有的海外网红给到国内MCN机构的条件,几乎比国内新晋网红还低,这也让机构感到欣喜若狂,“大马有一位网红,签约费用是三十万林吉特,大概是人民币不到五十万吧。”

令公司高层和她感到欣慰的是,目前接触的许多海外网红对新的市场都有自知之明,大都会根据自身的精力、内容价值给出合作价目,而且非常实惠。若后期涉及带货,网红所要求的分成比例也只是目前行业的一半。

“当然国外网红不知道国内行情,这也是能达成低价合作的原因之一。”张敏君坦言,公司同事在沟通过程中发现,不少海外网红有“出海”转战中国市场的计划,但一直苦于没有机构“领路”。

有的网红甚至已经尝试在国内主流的短视频平台注册账号,开始运营自己的视频内容,但最终因为缺乏资源的扶持、流量的倾斜,不得不以失败结果告终,“(海外网红)不缺乏创意,缺的只是资源扶持和流量倾斜。”张敏君强调。

自带“流量光环”的海外网红

“创意枯竭、流量减退,是目前行业普遍的问题,要采取破坏式创新才有机会。”

在杭州从事直播策划工作的张敏君告诉懂懂笔记,她所在MCN机构目前正在往东南亚国家发展签约网红艺人。公司主要的目标就是那些极富创造力,并在海外市场拥有一定流量和知名度的网红。加上最近在抖音、微博和哔哩哔哩(B站)上走红的“祖安买鱼哥”王雷,让他们看到了网红市场的新机会。

“首先不会再去花冤枉钱找国内大V了,其次就是培养新人。现在与其推动签约网红在海外火起来再‘返销国内’,不

如直接签国外网红,成本上也更加划算。”张敏君表示,从今年四月份开始,公司便开始发掘海外市场较有潜力的网红。

因此,对于这些出海的MCN机构而言,“外国和尚会念经”并非是迷信,而是真实存在的现象。

实际上,部分MCN机构更热衷签异国面孔。毕竟,在国内备受热捧的异国网红也并不少,例如以色列的高佑思、美法

组合“信誓蛋蛋”等,都在国内拥有极高的影响力以及知名度。

海外网红要迈的坑有很多

“创作尺度,是我们现在最焦虑的问题。”

聊及海外网红是否会出现“水土不服”的问题,张敏君叹了口气:“其实海外网红最难适应是国内的行业规则,毕竟创作的尺度和思维都要进行调整。”

她所在机构调研了海外的直播、短视频市场之后,发现海外泛娱乐行业基本都是起了大早,赶了晚集。即起步早于国内,但是发展的速度和商业化程度远远比国内慢出许多。

“许多国外网红之所以小有名气,依靠的是输出争议性的话题,甚至语不惊人不罢休。”张敏君坦言,这和国内泛娱乐行业早期一些网红靠碰红线、博眼球的现象相似。

在监管加强、市场洗牌后,国内直播和短视频领域逐渐形成了一套成熟、严格的约束机制,将大量有争议、出格、打擦边球的网红淘汰,逐步形成了相对良好的行业氛围。

“要知道,国外有许多网红最初也是靠骂街、发表争议言论、不实言论才走红的。”在张敏君看来,即便“祖安卖鱼哥”王雷走红,靠的也是大量的方言粗口以及难登大雅之堂的荤段子。

 “想在国内发展的海外网红,只靠哗众取宠肯定是不行的。”公司在和海外网红沟通的过程中,也从合约层面也提出过不能骂街、不能出格、不能讲荤段子的要求,个别网红对此也面露难色,甚至开始担心,一旦离开肆意发挥的土壤,自己是否还能创造出影响力。

“目前我所知道的,不少签约国外网红的公司只能在日常内容创作当中,尽量帮网红梳理不会违规的点子和创意。”这其中,网红需要牺牲个性,而机构也在赌艺人能否适应国内社交网络的语境。

不过,以高佑思、“信誓蛋蛋”为首的海外网红在国内受到热捧,也让一些MCN和经纪公司在签约海外网红、转战国内市场方面充满了信心,“毕竟顶着海外友人的大光环,大家的包容性也会更强一些呢。”

“现在不少南方的MCN都认为,与其花大价钱培养新的网红,不如直接签约国外的。”张敏君强调,与“黑猫白猫”的道理相同,无论是什么国家的网红,只要有创意、有内容,能带来流量就是好网红。

可是,国外网红虽然面孔新鲜、创意丰富、性格十足,但在国内的市场尤其是平台规则与相关法规中,是否会遭遇“水土不服”的挑战?对此,你怎么看呢?


上一篇:直播带货是什么?直播带货又有哪些“套路”?     

 

下一篇:明星直播带货频频“翻车”的背后